《精神分析治愈之道》第10章 自体客体移情及其解析(8)

中国过滤设备网 2019-07-20


作者:海因茨•科胡特

译者:訾非 曲清和 张帆


结语

我对精神分析治疗活动的自体心理学理论探究,已接近尾声。虽然自体心理学的治愈理论以及相应地对人的看法,即一种拓展了的观点,它使我们承认悲剧人物身上的那些问题有其重要意义,并使我们能够以科学的严谨来研究这些问题——与传统精神分析提出的治愈理论有明显的不同,但我并不认为自体心理学是与传统理论相背离的,反而,它是对分析理解的一种延伸,即便这新的观点也许是试验性的、不完全的和不断变化的。

自体心理学并不提倡分析技术在本质上发生改变。移情关系仍然需要展现,对它的分析——理解移情反应并采用动力学和起源学术语加以解释——现在和以前一样占据着分析师注意力的核心位置。自体心理学者有偏离古典模型——也就是艾斯乐(1953)提出的“基本模型技术”(basic model technique)——的地方,但他这样做不是因为他试图偏离作为分析的基础的基本原则[例如,引入“参数”(parameters),(Eissler,1953)]而是因为他比那些严格坚守传统分析技术规则的人,更为忠实地抱守着原则。我认为,驱力原发与驱力控制理论,以及从依赖到自治、从自恋到客体爱的理论,都是——或正在渐渐变为——科学名义下的道德上位系统的一部分;我们认为,不论在言语上如何否认,实际的分析活动因此背负了隐蔽的道德和教育目的。相反,与探究复杂精神状态的科学心理学的指导原则相一致,自体心理学坚持认为,我们处理的是驱力体验,而不是驱力本身;如果自体是健康的,那么驱力就不会以孤立的方式被体验到,而是会作为健康自体的一种内在特性;在这样的情况下——甚至在我们对抗自己的攻击性和欲望时——不论我们有多痛苦,不论我们的挣扎有多激烈,那致病的冲突仍然不会出现。另外,再次与传统理论相对的是,自体心理学进一步坚持认为,软弱无力的婴儿——在缺乏支持性的自体客体环境的情况下我们能够观察到——这个概念是牵强的,从这一错误概念衍生出来的理论——正常的发展过程是从无助的依赖进行到自治、从自体爱进行到客体爱——也因此是误导性的。自体心理学断言,“正常”可以被恰当地定义为自体-自体客体关系在性质上的贯穿一生的变化系列;“正常”并不等同于那种不现实的论断,即成人放弃对自体客体的需求,并以自治和客体爱来代替。我们看到的是从古老的自恋转向成熟的自恋,并且混合着从古老的客体爱转向成熟的客体爱;我们并没有看到自体爱的放弃,也没有看到它被客体爱所代替。

这种理论观点的转变,如下的论断是与之相悖的:分析治愈所导致的必然结果就是患者幼稚的驱力被驯服或是放弃。事实上,分析的结果并不是患者放弃了依存关系而变得强大和自主,也不是他把自体爱转变成了客体爱。一个好的分析会向患者解释清楚自体客体环境的缺陷是如何造成其自体结构的缺陷的,也会告诉患者如果自体缺乏那种由于感受到自体客体的欢迎和支持而产生的愉悦时,抑郁的自体会尝试通过不能带来愉悦的快感寻求来维持自身,驱力也就因此变得孤立。此外,一个好的分析还会向患者解释,他焦急地试图附着于古老的自体客体及其功能,这并非由于患者幼稚地不肯放弃古老的满足,而是一个令人高兴的指标,说明患者从未完全放弃完成自体的发展的努力。最后,一个好的分析还意味着要向患者解释,停滞了的自体发展是如何导致一种坚持不懈的、往往是根植在人格之中的要求——本质上也是良好的要求——的出现:希望自体客体最终能给予足够的回应,使发展可以继续直至完成

我相信,只有通过无数次地重复理解和解释——即解析,这是分析过程中唯一具有主动性的功能——这两种基本治疗单元,一个好的分析才能达到治愈的效果。的确,我们一定不能成为完美主义者;我们要接受这样的事实:即使在那些已经满意结束的分析当中,治疗上的一些不纯粹也常常存在。这种不纯粹之处可以从由于分析所产生的结构上的变化中找到,且它们在本质上移植到了已获得的完全转变的新结构当中。尽管自体心理学家知道,自体心理学,通过强调分析师的对自体客体移情的认识和分析,已经极大地减少了心理治疗上的杂质,但大家也明白,我们仍然达不到理想中的那些纯粹(这也许意味着仍旧有其他移情——或许是不同的自体客体移情——未被发现和分析)。所以,当我们对分析治疗领域中的这些进展感到自豪时,我们不会那么完美主义。就像我们接受某些受分析者在咨询结束后的自体分析功能一样,我们不会因为分析结果中的这些无害的杂志而挑剔传统或自体心理学技术。但是对于有些情况,我们不能同样地宽容,尤其不能宽容有一些分析在终止时,其受分析者的痊愈会与某些永久的限制交织在一起——特别是限制了患者的创造性和灵活性的自由发挥;并且,正如我之前详细解释的,我们对训练性分析在这方面的结果也深为不满。此处我们确实发现了一些与分析理想完全背离的结果:通过对一套基本信念的采择,以及对一个理想化的领导者的不可动摇的依附——不论是通过顺从还是反抗的形式——来达成一种心灵幸福状态,这其实与信奉某些宗教教条或是信奉某些拟人化的救世主象征所带来的结果,具有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自体心理学与这样的技术性原则相一致:解析,尤其是对移情关系的解析,是治疗性精神分析的主要工具。不过我们认为,只有不包含任何隐蔽的道德、教育压力的解析,才是真正分析性的,才能最终使被分析者的生活与自己核心的自体模式相协调。而传统观点仍然把重点放在驱力首位、婴儿的无助以及对自恋概念的贬低含义上,它所隐含的道德和教育压力就不可避免。只有分析师能够或多或少准确地理解被分析者当下以及过去的体验,他才可通过自己的解析建立起一个修通过程——它在分析中重建一种环境,使患者能够持续暴露在促进发展的、恰到好处的挫折中。这样一种机遇,在被分析者童年时代未能被充分提供,在精神分析治疗中被再次提供了。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