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面孔 | “鱼把头”张文的幸福生活

齐齐乐手游网 2019-04-24


 “鱼把头”张文的幸福生活

 

作者:丁 利


    

你爱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其实你的家在查干湖上,为什么爱唱这首悲壮的歌呢?你说你最敬仰民族英雄杨靖宇,所以自小爱唱这首饱含家国情怀的歌。一提杨靖宇你冰湖一样沸腾:人家用献血和生命保住了国土家园,我们后代没有理由不守护好绿水青山,再说,查干湖水也是从松花江里流淌过来的嘛,没有松花江哪有松原大地“旱河”上腾起的查干湖!

    

你出生在查干湖边上的西山外屯,在查干湖岸边长大,你对查干湖的一草一木、一网一鱼、一船一鸟……都像自己年轻时喜欢的姑娘一样,在心里踏踏实实地爱着、宠着、恋着。

    

我问你人生最幸福的事是什么?你抿嘴一笑:是生在了查干湖,活得滋润;是与鱼打了一辈子交道,干得爽快。最大的幸福是什么,你猜猜?你爽朗大笑之后反问起我来。你一字一句一顿,像拉长的蜜糖:在查干湖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说起习近平总书记,你点燃一支烟,在我对面“腾”地站起来,一边踱步一边讲你见到总书记时那难忘的一幕幕:那是今年9月26日下午,总书记一行从栈道上阔步走过来,我迎上去,有人介绍我是查干湖第20代鱼把头。总书记一边和我握手,一边微笑着说:我认识你,电视上看到过,你是大明星啊!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我看总书记这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本来紧张得怦怦乱跳的心,一下平静下来。接下来总书记和我们拉起家常:问起渔民的收入,一年捕多少鱼,怎么知道鱼群的位置,问起查干湖的生态变化……总书记俯下身,抚摸一条刚出水、金鳞红翅的大鲤鱼。当他和水下的一个年轻渔民握手时,非常心疼地说:这手冻得冰凉啊!你回忆说,总书记最关心查干湖的生态,一个劲嘱咐我们:绿水青山、冰天雪地都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和发展生态旅游相得益彰,这条路要扎实走下去!临别,总书记和我们几个渔民合影留念,挥手祝愿我们渔民:年年有鱼,年年有余!说得我们渔民心里暖融融的!


    

在查干湖,“鱼把头”是打鱼队伍的头领,也是渔猎文化的继承者和传播者。

    

你说:我在查干湖干了40年,没白干,见到了总书记,这不是一生最大的幸福嘛!当然,也是我们几代渔民的幸福。记得总书记来的时候,查干湖上千百只鸥鸟、野鸭也在欢呼,有的悠哉游哉在水里嬉戏,有的在芦苇荡里你追我赶,有的在布满晚霞的湖岸天边放声高歌……你说这一刻,渔民是幸福的,查干湖的鱼儿、鸟儿、花儿都是幸福的……

    

你乐呵呵和我唠起幸福,你说幸福就是出生个好地方,选准一个自己爱好的职业。你指指我说:你这个作家,爱吃鱼,出生在霍林河边上,有鱼吃;爱舞文弄墨,你当了记者、作家,这一辈子就是幸福的。我呢?出生在查干湖,从小跟爷爷、父亲在河边打鱼摸虾,如今干了一辈子打鱼的活,虽说苦点、累点,但能和鱼在一起,这就是我的幸福!

    

1978年,改革开放那年,16岁的你初中毕业,来到查干湖渔场当上了临时工,两年后转正,一干就是40年,正好与中国改革开放同龄。说起童年,说起当年的苦,你说总书记日理万机,时间宝贵,咱不可能把查干湖人民今昔对比的生活全唠出来。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没有改革开放,哪有查干湖渔民今天的好日子。你初中毕业那年,是家里最困难的时期。你们一家三代人,十口大家庭,上有爷爷奶奶,下有你们弟兄姐妹6个,就靠你父亲一人在渔场挣的三十几块钱工资维持生活。粮不够吃,就得用土豆、白菜和野菜补充。没有办法,上小学时的你就学会了捕鱼,用推网推、用挂子挂、用竹罩扣,用钓杆钓、用洋叉射……自小聪明的你,就精通了捕鱼的十八般武艺!本来单调的餐桌,由于你一盘盘鱼的加入,一下丰富起来,爷爷为你竖起大拇指,奶奶夸你是有出息的好孙子。

    


人与自然是否和谐,河流是最好的见证。上世纪70年代,由于十年久旱等气候原因,查干湖浩瀚的湖水一天天在萎缩。面对干涸的土地,鸟飞走了,芦苇不长了,冒烟风刮来了,最可惜的是没了鱼,家里餐桌上又传来奶奶和母亲缺吃少穿的叹息声。你不得不放下渔具,操起大鞭子,当上了“车把式”,这一干,就是8年。你说,查干湖没水没鱼了,你不能见到家里人挨饿,赶大车挣点钱,以补家用。你结婚的时候,就实行四大件:上海表、烟台钟、名牌缝纫机、永久自行车。你家买不起,就添置了一台半新不旧的一辆自行车。爱人委屈地哭了,你安慰她:我最佩服的人就是杨靖宇将军,一米九几的大个子英雄,战功显赫,就凭我张文这一米八三的个头,虽不能像杨靖宇将军那样,顶天立地为民族解放立功,以后凭劳动不会让你和孩子受苦,咱保证过上幸福的日子!说起幸福,你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习近平总书记2018新年贺词的一句话: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这句话,也说出了你张文和查干湖渔民的奋斗史。你说没有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就没有我张文个人的幸福;没有查干湖的好生态,也不会有我张文全家的幸福。水是幸福之源,没水就没有查干湖,没有查干湖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

    

你说你最佩服的父母官,是为民造福,有远见的人。当年如果没有引松花江水入查干湖的利国利民生态工程,就没今天的查干湖;如果没有党中央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在吉林西部实施河湖连通工程,也没有查干湖今天的兴旺和名气,更不会有查干湖两岸人民的美好生活。


    

说起幸福,你张把头滔滔不绝:你看看,原来的查干湖两岸就十几户人家,东一个西一个,住的是地窨子、土坯房,如今发展到五六百户,家家住瓦房,不少渔民都在城里买了楼房;再说我家,原来我结婚时就一辆自行车,现在我在松原有了楼房,有了轿车,两个女儿大学毕业后,都到海南去工作了,如今都有了自己的楼房。你不在冰湖上吃苦奋斗,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变化呢!你说自己家的变化不算大,最大的变化是查干湖的生态环境。原来小河瘦成一条条,一片湖变成了盐碱滩,不生鱼,却长起一片片碱蓬草,大风一刮,漫野乱滚,卷毛白风四起,点在跑风地里的种子、小苗,都被无情的风沙吞噬了,即使长点庄稼的地块,颗粒也不饱满,年年减产欠收。不少人家穷得过不下去,携妻带子远走他乡。那时候,小河沟里,只有一拃长的小鲫鱼、小串丁。当年卖鱼就站在湖边,一筐一篓,一秤秤的卖,如今可是网上销售,查干湖的冰雪味道,穿越中华大江南北,远销到新疆、西藏、海南等全国各地。你再看看如今的查干湖,两岸苇草丰盛,鱼虾肥美。一般渔民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好一点能达到20万元。过去单网冬捕顶多四五千斤,如今一网可达十五六万斤,记得2009年冬捕,一网打上16.8万斤,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再说,鱼的品种也多了,如今鲤鱼、鲫鱼、草鱼、鲢鱼、麻鲢、鳌鱼、嘎鱼、白鱼得有60多个优质品种。你说,查干湖生态一好,这珍禽野兽也回来安家落户,如今丹顶鹤、大鸨、白天鹅、白琵鹭在此栖息,山鸡、野兔、狐狸、狼到处出没。

    

你弹掉烟蒂,念叨,湖还年轻,人说老就老了。今年正好你在查干湖工作了40年,年初就办了退休手续,可你的领导和职工,都舍不得你“鱼把头”离开。说句心里话,你也爱这片湖,爱湖里的鱼。东北风是你的“老白干”烈酒,冰霜雨雪是你的饮料,冰镩是你的“神笔”,马匹是你的兄弟,豺狼是你的伙伴,皮袄是你的棉被,窝棚是你的别墅……这些,你都撇不下啊!

    

一代代“鱼把头”把技艺传承下来,到你这正好20代,如今你也培养了几个徒弟,他们从你身上学到了看风向——观冰色——听声响——发现鱼群等冬捕经验。你感慨:一年一度的冬捕,在大冰上艰苦作业,人欢马叫,像过年,更像是一场战役。不惧风雪严寒,缴获的鱼越多我们越喜悦。冰湖腾鱼奇观,千米“日头冒红网”,那才是一道北方壮丽大幕,此刻,也是我们渔民最幸福的时候!

    

在我离开查干湖时,你走近我,悄悄对我说:我们老两口,每年冬捕后,就飞海南姑娘家过年,今年春节不去了。为什么?你兴奋地说,我在海南工作的大女儿冬雪,已经回到了查干湖,开始了新的创业历程,她决心在这里实现青春梦想和人生价值。小女儿冬岩也有了归来的计划。我有些吃惊:海南四季如春,姐妹俩不在那里享受生活,甘愿回到冰天雪地的查干湖,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和精神感召了她们呢?



本文刊于2018年12月20日《吉林日报·东北风》周刊。


原创稿件,欢迎转发,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策划:赵培光    曾红雨
编辑:曹   雪   孙艺凌


 风吹东北,必推精品。



长按二维码——“识别二维码”

立即关注,每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