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过敏体质妈妈,为了孩子能“逃离过敏魔咒”的抗争史

江苏汽车网 2019-04-08

从小我一直以大力士自居,但14岁那年,我得了过敏性鼻炎,它就像一片乌云,将本来彩色的人生抹上了暗色。我开始了常年流鼻涕、打喷嚏的日子,可怕的是,脑袋开始越来越昏沉,成绩也越来越差了,我开始了“差不多”的人生之路。

直到婚后备孕,想到我即将成为一个母亲,之前受过敏折磨的我,绝对不想要我的孩子再经历一遍:那段关键的青春期,身体的痛苦、学习课业越来越成为负担、父母的失望……

我绝不想让他/她,玩耍的时候被别人笑做“鼻涕虫”

我绝不想让他/她,学习的时候还要去拼命去克服沉重的鼻子、沉重的脑袋,

我绝不想让他/她,难受的时候还要强颜欢笑,只是怕别的小伙伴说他“矫情”

我要他健康、快乐的长大。

可我的过敏性鼻炎那么深入骨髓,而过敏是一种可以遗传的疾病。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变态反应科有文章表示,父母双方均无过敏史的婴儿患有过敏性疾病的风险为5%~15%,父母一方有过敏史风险为20%~40%;父母都患有过敏性疾病,其子女的发病率在70%左右,而父母一方有明显过敏者,其子女的发病率在50%左右。


一个过敏体质妈妈,为了孩子能“逃离过敏魔咒”的抗争史


“为母则强”,我开始尝试各种办法去治愈自己的过敏性鼻炎,甚至吃过蜈蚣,滴过大蒜汁,吃过中药,可是都没有用。幸福的是,老公一直支持我,他是一个特别乐天派的人,说我们的孩子还有50%的概率不会得病。

可是我了解那种难受,但凡有可能再也不想让孩子承受了。在去过很多国内医院后,有的医生告诉我们“过敏不是什么大病,你今天对尘螨过敏,下次可能不过敏,又对其他的东西过敏的,查不出来的,也治不好”。我没有吐槽的意思,但是,内心真的怀疑医生对过敏的重视程度,直接告诉病人 不是什么大病,不用治真的合适吗。不过,更多的医生会认真听取我的想法,很多建议用脱敏治疗,有研究表示生育前接受脱敏治疗,其子女患有过敏性疾病的概率比未接受脱敏治疗的患者明显降低。没有百分之一百的保证,但已经是最好的治疗方法,以及治疗率最高的方法了。

我就此开始了脱敏疗法,每天在舌下进行滴服,因为可以自己在家里服用,完全对我正常的生活没有影响。我开始期待它能有神奇的效果,但是四个月的时候我仍然没什么改变,甚至感觉有点加重,当时我心里出现了放弃的想法,并对它的疗效产生了怀疑。和医生咨询,他强烈建议我再坚持一下,解释说脱敏治疗就是一个免疫系统训练的过程,必须耐得住性子,而且特别是我年级不小了,反应会更慢一些。


一个过敏体质妈妈,为了孩子能“逃离过敏魔咒”的抗争史


我继续坚持滴药,在差不多六个月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鼻炎症状好了很多,默默的庆幸自己听了医生的建议,到现在我服药两年半了,医生说,症状都得到控制了。

现在我已经开始了备孕,希望未来宝宝可以健健康康。如果出现万一,我也会早点带他去做脱敏吧,让他轻轻松松的度过童年和青春。


一个过敏体质妈妈,为了孩子能“逃离过敏魔咒”的抗争史


下一篇 星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