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老故事(6):仓颉墓等五则

安徽企业新闻网 2019-07-19

(一)

益都钟大司空羽正,直道清节,名重海内。所居宅在衡藩后载门外,其厅事梁栋仅受椽瓦,傍舍卑陋,具体不及中人之居。厅事后堆石为小山,洞壑窈窕,亦有野趣,今已倾圮殆尽,而名德重望,过者徘徊不忍去。吾青多鼎贵之家,华堂壮宇,甲第相望,无德可称,而公之名隐然若山岳焉,一第之零落,何足道哉!


(二

吾郡冯氏宦丛最盛,自闾山公而下,甲第蝉联,名位显赫,固不具论。如光禄之诗,陂门之词,文敏之德业文章,尤为海内所艳称。迄今百有馀年,文采风流,辉映不绝。且其宗族虽盛,能以礼让相先,未尝以门户骄人。彼恃其强宗悍族,忿争斗狠,史所谓尔朱氏于马上作噉人状者,以拟冯氏,真鸱鴞之于鸾凤矣。冯氏之世德素凤,其所由来者远也。


(三)

寿光冯至运性至孝,葬母后,夜往省墓。行至城西南隅,见道侧萤火,熠熠竞飞,治运兄弟各以手掇之,而治运所得者,入手即化紫金粒,其大如菽。治运甚宝惜焉,以雕盒盛之置曲室。自此家道丰殖,遂至钜万。治运没后,忽闻金粒唧唧有声,家人启视之,仍化为萤飞去云。


(四)

仓颉墓在吾邑城西门外北向,北数十步,其地名窑洼,潴水数亩,土人种莲芡其中。而墓在洼之南偏,土堆高仅三尺,相传已久,芜秽不治。辽左刘君有成来令吾邑,于墓西建“启秘亭”,穹以桥梁,绕以廊榭,护以禅刹,周遭皆种柳栽荷。门前葭菼数亩,青葱可爱。岁时邑人宴游于斯,遂为胜地。


(五)

予族人安行善者,生而貌寝,常愁惨不乐。年二十馀,忽若昏迷,即三四日不食,口中号嗄不止曰:“生前为县令,以非罪笞死马上科、高上礼二人,被诉阴曹对质。”每一发作,即数日不食。醒亦不复记忆,如是者数年。予叔祖惺我公为写一诉状焚化,言其亦无心致毙,纠缠数岁,亦足相当,求阴官开豁。以后遂不尔。壬午之变,为流矢贯颅而死。今之酷吏笞毙无辜者多矣,不知来世当如何果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