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36亿卖身天地壹号:亏损114亿停牌一年,面临退市风险

150家地方网站套餐 2019-09-23

文 | AI财经社 实习生 刘一诺

编 | 明萱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港股上市、全国知名的汇源果汁,即将卖身新三板企业天地壹号。

4月26日,已经停牌一年时间的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及广州和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成立合资公司。

根据该协议,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包括汇源果汁商标。合资公司成立后,将以人民币30亿元向汇源集团受让合资公司开展经营活动所需要的资产、股权和渠道,以拓展果汁市场。

汇源36亿卖身天地壹号:亏损114亿停牌一年,面临退市风险

同时,汇源与天地壹号建立密切合作关系,汇源果汁向合资公司以及天地壹号提供果汁生产所需的原料及代加工生产服务。有分析称,这意味着汇源将不再负担市场销售的压力,特别是资金方面的投入,从一家全产业饮料企业变成原料供应商。

资料显示,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醋饮料及其他饮料的股份制企业,其主打产品为苹果醋饮料、果汁等,其董事长是以卖猪肉闻名的北大毕业生陈生。

汇源作为天地壹号的果汁供应商,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2013年,天地壹号生产的果醋身陷质量问题疑云,有报道质疑其使用过期苹果汁,并添加“三精一水”进行勾兑。当时,天地壹号董事长陈生就曾提供与汇源签署的购销合同。该合同显示,2013年,天地壹号计划从汇源采购5000吨的浓缩苹果清汁

无论从规模、历史还是产品知名度来看,天地壹号与汇源根本不是一个量级。昔日的合作伙伴今成接盘侠,原因在于汇源自身已成了一个“烂摊子”。

违规借贷43亿元遭停牌,面临退市风险

作为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汇源果汁已经停牌超过一年的时间。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了停牌公告,称停牌的原因是汇源集团违规借贷42.75亿元关联贷款。公告显示,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未上市公司北京汇源借出了42.75亿元贷款。而大股东朱新礼持有北京汇源的绝大部分股权。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

汇源36亿卖身天地壹号:亏损114亿停牌一年,面临退市风险

针对港交所提出的复牌条件,2018年6月,汇源集团发布公告表示董事会已成立由独立非执行董事组成的独立董事委员会,以调查与相关贷款及公司内部监控系统有关的事宜,并委聘一名专业法证会计师及内部监控顾问,协助独立董事委员会的调查工作。

然而,至今汇源仍处于停牌状态。

对于汇源集团来说,如果想要实现复牌,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2018年7月20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若公司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这意味着汇源果汁正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卖身可口可乐失败,负债超114亿元

在停牌后,汇源集团不断推迟公布2017年全年业绩及寄发2017年年报的时间。虽然已经到了2019年,但汇源集团依然没有公布2017年的年报数据。

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汇源果汁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为负。根据汇源集团发布的未经审计的业绩显示,截止到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已高达114.02亿元。

从巅峰到衰落,汇源集团只用了10年时间。

2007年汇源登陆港交所,筹集资金24亿元,创造了该年港交所最大规模的IPO。2008年,可口可乐及其旗下全资附属公司 AltanticIndustries 联合宣布:将以总价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本以及汇源全部未行使可换股债券;注销汇源全部未行使购股权,提出自愿条件现金收购建议。同时,可口可乐还要求汇源在收购前完全裁撤其销售渠道。

汇源36亿卖身天地壹号:亏损114亿停牌一年,面临退市风险

当时汇源集团对这次收购计划十分配合,积极裁撤销售渠道的员工。同时,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决定进军农业,投资上游果蔬基地建设,仅2个月内就投进了20亿元。

然而,此时却恰逢《反垄断法》颁布,收购计划被全面叫停,汇源集团不得不重新布局自己的销售渠道。对于农业基地建设的投资,成为了汇源集团发展的遗留问题。

这一次的变故,打乱了汇源集团对自身未来发展的计划,也为后来的衰落埋下隐患,从此一蹶不振。此后,汇源股价一蹶不振,其财报显示,在2014和2015年年度分别亏损1.26亿元和2.28亿元。

“家族式管理”难突破,6名高管辞职

在企业内部管理方面,汇源集团也长期为外界诟病。

有报道称,集团创始人朱新礼有着浓重的乡土情结,大量汇源员工来自于其山东老家,集团的家族化对企业管理造成极大的阻碍。

负债中的汇源果汁,似乎一直努力打破这种 “家族式管理”模式。2013年7月,朱新礼卸任,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接任汇源果汁行政总裁一职,负责集团的整体管理及日常运营工作。在苏盈福任期内,他开启了大刀阔斧的变革,上任两个月后撤掉了所有事业部。

对于从外面找人接替汇源果汁CEO职位,朱新礼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一开始想内部培养,后来发现内部培养的人对你很忠诚,但也会很依赖你,这个跟我的需求之间还是有差距。”

然而好景不长, 2014年8月底苏盈福离任。外界猜测其原因为苏的改革太过激烈。随后,朱新礼的家族式管理卷土重来。

2018年7月,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委任吴晓鹏为行政总裁,负责集团整体管理及日常运营工作。此前,吴晓鹏先后任苏州金螳螂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联席总裁,中国五矿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等。然而,吴晓鹏担任汇源果汁行政总裁仅半年有余,就辞职离开。

除此以外,在今年年初,22天内汇源就有6名高管辞职,引发外界猜想。由于一年前汇源停牌独立自查至今没有结果,有猜测认为,集团董事们对此负有监督责任,他们的接连辞职有逃避之嫌。

也许,对于亟需躲避退市风险的汇源来说,“卖身”天地壹号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