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帅哥误闯金庸武侠世界2

重庆视点网 2019-07-04

  

我居然被亲了……

   我可没有小说里苗若兰又喜又羞的模样,我只想咬死这个胡子拉碴的的坏人。

  我想到小说里写到胡斐喜欢恶作剧,想对着床下的侍卫撒泡尿啊之类的,我心想绝对不要啊!

   这个时候我便宜父亲苗人凤走了进来,我想呼救但是无济于事,他们都在厢房坐了下来

杜希孟这个坏怂说到:苗兄,兄弟与那雪山飞狐相约,今日在此间算一笔旧账。苗兄与这里几位好朋友高义,远道前来助拳,兄弟委实感激不尽。现下天色已黑,那雪山飞狐扔没到来,,定是得悉各位英名,吓得夹住狐狸尾巴,远远逃走了。

  我这个便宜老爸可能也知道他们这些人什么德行,向范帮主说到:后来范兄终于脱险了?

   范老贼厚颜无耻的说:苗兄不顾危难,亲入险地相救,此恩此德,兄弟终身不忘。苗兄大闹北京,不久敝帮兄弟又大举来救,幸好人多势众,兄弟仗着苗兄的威风,才得侥幸脱难。

  这个范老贼其实在小说里喜欢被夸被赛总管夸的高帽子越戴越好,就被沦陷做内应的。赛总管看中的是范老贼的龙爪擒拿手,真不希望我这个便宜老爹被这些小人暗算,拥有了苗若兰的身体,随之产生的是对苗人凤的担忧,担心。

  毕竟以前只是作为旁人看小说,现在却是深陷在小说里,还变成了女孩子,动弹不得,被人偷亲了……只有一点万幸幸好变得是个美女……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苗人凤谦虚道。

     “但不知那雪山飞狐到底是何等样人,杜兄因何与他结怨这当然是对杜希孟说的。

  “我和这人素不相识,不知他听了什么谣言,竟说我拿了他家传宝物,数次向我索取我知他武功了得,为人蛮横,我年纪大了,不是他对手,这个杜希孟真能编啊我心想,但是看看身边的胡斐,人蛮横是说对了。

     “是以请各位上峰,大家说个明白。如他扔恃强不服,各位也好教训教训这后生小子。

   我特别想看到老爹苗人凤现在的表情但是没办法看不到,怎么办?你不能有事啊爹

      “他说杜兄取了他的家传宝物,却是何物?

      “那有什么宝物啊?全然胡说八道

   苗人凤当然不傻,他也是因为胡一刀的缘故才跟杜希孟接交的所以他又问道:

    “倘若此物当真是那雪山飞狐所有,待会他上得峰来,杜兄还了给他,也就是了。

     “本就没什么宝物,却叫我哪里去交出来给他?

  听杜希孟说话我就知道他急了,他们怕时间拖的越久事情败露,我登着对面的胡斐,雪山飞狐呢,雪山钻地鼠还差不多,紧要关头不出现揭穿谎言。

  “杜庄主,苗兄的话一点不错,物各有主,何况是家传珍宝?你还给了他,也就是了,何必大动干戈,伤了和气”

  范老贼一说话我就知道这一群小人要行动了,但是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来到这个世界真没享受到什么主角待遇,都是无语,无助。对面的胡大侠也只是等待着,没有动作,我看他是回味那个亲吻的滋味。。。

   我真的变得那么好看了吗?让他这样看我?

   感觉自己性格都开始女人了……

  杜希孟真的急了你也这般说,难道不信我的话?

   在下对此事不知原委,但金面佛苗兄即这般说,定是不错。范某行走江湖对谁的话都不轻信,可就只服了金面佛苗兄一人

   赤裸裸的拍马屁啊!

   突然我听到我爹爹大喝一声,周围埋伏的人也都窜了出来。

   我只能听到打斗声音那个着急啊,又不能动弹,能动弹我肯定第一个把这个胡斐踢下床去。

  “范帮主,你立了奇功一件,放手吧”

   我知道我爹苗人凤被擒住了。正当我束手无策的时候我身边突然传来熟悉的闹钟铃声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铉  记忆中那欢乐的时光。。”

   老天你在玩儿我呢吗?我是穿越的地球人里面最悲催的人物吧!我很肯定

   “是谁?藏头漏尾的出来”赛总管一声大喝

   我静静地看着胡斐,胡斐很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飞了出去。我只听到有人像沙袋一样落在地上的声音。

   “什么人?

  “老塞啊老赛你太不要脸啊”,这是胡斐的声音?蛮有磁性的嘛我心里想,阿布啊阿布,不,现在我是苗若兰,苗若兰啊苗若兰他可是偷亲你了,不可饶恕。

   “什么不要脸”

   “你合十余人之力,又施奸谋诡计,才将金面佛拿住,称什么满洲第一高手”,这家伙胡子拉碴,脸皮厚,嘴也毒啊

  ‘你就什么雪山飞狐了?’赛总管肯定气急了。

  “不敢,正是区区在下。我先前也曾听说北京有一个什么赛总管,还算得是个人物,哪知竟是如此无耻小人。这样的脓包混蛋,到外面来充什么字号?给我早点儿回去抱娃娃吧”

  我想笑但是笑不出来,手机闹铃停止了可能是没电了。真的是无语,别人穿越最起码肚子里有个牛逼哄哄的高级功法啊,什么逆天改命的珠子啊之类的,我呢顺带了一个手机,一个手机闹铃差点让我归西,然后就没电了。。。。。

  “来来来,咱们比划比划。三招之内赢不了你,姓胡的跟你磕头”这坏怂,总觉得胡斐痞痞的,我看不是像就是的,因为他偷亲了我、

  “很好,姓赛的就陪你走走”

  “倘若三招之内你败于我手,那边怎地”,胡斐这个坏怂猪脚光环罩着你你就嘚瑟,要是我是猪脚还用三招?

  “任凭你处置便是。赛某是何等样人,那时岂能再有脸面活在世上?不必多言,看招!”

  心里急躁的,我只能听到他们的说话,看不到他们的打斗,好不容易见到几个武林人士。只听得外面人叫到

   “第一招”

  我好像听出来连续的踢腿声,我心里希望胡斐赢,但是他赢了父亲怎么办?这个小说的结局是开放式的,而且这个世界到底跟小说是一模一样还是有突发状况,就像刚才的手机铃声一样的变故?

   “第二招”声音稀稀拉拉,不情不愿的

   我知道胡斐会赢得,走一步看一步吧,爹爹获救就好了,我看我要是活着出去我得学武功了。

还剩下一招,上吧!赛总管大声喝道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